将门逃婚记

第七章 充军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第(1/3)页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竟已经过去三月有余。
    顾宝娣坐在窗前绣花,突然想起了顾梅子这个姐姐,姐妹俩关系要好,顾老爹担心顾宝娣一时接受不了顾梅子的离开,让顾二娘带她去叔叔舅舅家住上一段时间。
    顾宝娣不知怎么向顾老爹解释,当顾梅子走了之后,她才觉得自己更像顾家的小姐。
    但她还是去了城郊的舅舅家,她被当做贵客招待,大舅母腾了间上好的厢房出来给她住着。
    她仍是如家里那般,日日常常坐在窗前绣花。家里的窗子上雕的是年画里的胖娃娃,舅舅家的窗子上雕的却是几只喜鹊,仅此不同罢了。
    她从小便羡慕顾梅子的长女身份,而今她几乎成了家中独女,却也没什么可高兴的,身旁却连个可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    顾梅子的闲云野鹤般的潇洒日子,她倒又开始羡慕起来。
    有时候你遇见一个人就是这样,她所有的东西,你都羡慕,连她的悲欢都一并想拥有,这仿佛是她与生俱来就可以有的优越感。
    顾梅子和喜儿一路骑马来到了五羊城,传说是因为五位仙人骑五色羊来到此地,故得此名。
    此地大道上竟已人数寥寥了,再过两个城便到天照国境内,这一路向西,灾民数量也越来越多。
    盘下一车胭脂,实在是个荒唐的决定。
    西京城里的秦楼酒馆生意倒也还不错,可这一路上民生凋敝,大家连肚子都填不饱,自然没有女子会要这无用的胭脂。
    罗耿娴熟地驾马车进城,三人很快找到一家酒馆住下。
    这酒馆的饭菜只是一些野菜和菜汤,苦涩难入口,让人实在难以下咽。
    顾梅子自从出了家门,原本白皙红润的脸色变得蜡黄蜡黄的,喜儿也一样。
    这次顾梅子只夹起一根野菜放到口中,便已经忍不住干呕起来。
    “哇”地一声,胃里的酸水尽数吐在了罗耿身上。
    罗耿和喜儿一摸她额头,才发觉她已经高烧了。
    一路上奔波劳累,顾梅子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吃过这种苦,自然受不了也是正常的。
    只是这五羊城如此景象,也不知去哪里帮顾梅子找大夫医治。
    店家是个热心肠的人,敲开他们的门好心提醒道:“三位客官行事小心些,这五羊城如今土匪横行,银子什么的还是要藏好些!”
    他说的是五羊城的方言,但喜儿和罗耿都听的清楚。
    如今三人钱剩的也不多,若要再遇上土匪,倒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    罗耿是镖局的老手,顾梅子倒在他的肩上,如今一丝力气也没有,再往下走下去恐怕愈发艰难。
    他建议大家往回走,顾梅子仍是倔强地不肯。
    罗耿便不说话,喜儿望着脸色苍白的顾梅子,含泪安慰她道:“我们先去找大夫,小姐!”
    罗耿扶顾梅子在床上休息,喜儿在一旁守着,他换身干净的衣服便急匆匆出去找大夫了。
    这大夫着实不好找,半天才找到一位年近七十,连药方都开不了的老大夫。
    一问才知道,这老
第(1/3)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