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门逃婚记

第九章 将军要出征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第(1/3)页
    大内高手来到沈府时,沈剑锋早就听到了脚步声,可他仍没有半点求饶的意思。
    沈琼立在他身侧,他看着他的手,眼色平静如水。
    若不是朝月挣扎着起身,冲进书房以身护他,此刻两边人早就都要动起手来。
    派出去的杀手尽数回来,禀明太后时,太后正散着头发坐在铜镜前,那美貌妇人当年也是宠冠天下的皇后,如今竟奈何不了自己亲生女儿的一片真心。
    待屏退下人后,两滴清泪才落在玉梳上。
    太后第二日便称病不再垂帘。
    这是皇帝这些年来第一次独坐这大殿之上。
    一信使风尘仆仆上殿,身上衣物破旧,面部干瘦。
    声音都带丝哽咽,“叩见圣上!”
    众大臣皆纷纷私语起来,独沈剑锋与丞相庞括二人镇定自若。
    西部战事早起多时,太后身边的权臣将此事一压再压。
    若不是沈剑锋与庞括两人联手扫清障碍,这封前线传来的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现在这大殿之上。
    君家弄权,全然不顾江山社稷。
    此人涕泗横流在这大殿之上,方阐明这与天照国交界之处状况。
    一再温和的帝王也动怒,“此事为何无人早告诉朕?”
    上了年纪的言官司马徽指着君鸣鹤道:“广平王屡屡阻拦上谏,在朝中笼络大臣,在外买官卖官,恳请陛下彻查此事!”
    司马徽年纪大了,自然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    可君鸣鹤毕竟是皇帝的亲舅舅,当今太后的亲弟弟,皇帝一时语塞,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    那君鸣鹤却扑通一声跪下,大喊道:“我君家对大月国一片赤诚之心,苍天可鉴,怎会做出司马大人所说之事,陛下,请为君家主持公道,还君家和太后一个清白!”
    君家一向有太后撑腰,司马徽再争下去也毫无胜算。
    此时丞相庞括站出来,道:“陛下,当误之急还是解决边关战事为好,切莫为小事伤神!”
    庞括在朝中不树敌也不结党,若说到忠心,他想必是第一人。
    此话一出,也给了陛下一个台阶,对太后娘娘那边也有个交代。
    可司马徽偏不依不饶,对着庞括吹胡子瞪眼,道:“庞丞相,这怎么会是小事,内忧外患,不除内忧,何解外患?”
    朝堂上一下子又鸦雀无声,无人敢站在司马徽这边。
    沈剑锋此时站出来,道:“陛下,微臣也觉得庞丞相说得在理,臣自荐去西部平定战乱,保我大月国和平!”
    皇帝连连点头,同意了沈剑锋的说法。
    “战事紧急,三日后便由沈将军挂帅出征!”
    大家都自觉忽略了司马徽的话,君鸣鹤也窃喜。
    太后一梦初醒,便有消息传到耳中。
    “这沈剑锋也还算识趣,如此我的月儿也不用再为他闹心。”
    那底下的人又试探性地问道:“娘娘,那司马徽可要处置掉?”
    太后似有不悦,但还是摆手道:“这老头儿一路跟着先皇走过来的,年纪也大了,随他去吧!”
    
第(1/3)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