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门逃婚记

第十一章 将军的心上人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第(1/3)页
    顾梅子身体不舒服的这段日子过去了之后,便又开始重新干活,照例劈柴挑水,生活做饭。
    沈剑锋笑她:“从前也不知道顾大小姐这么能干?”
    顾梅子伸出手来给他看,上面都有一层细茧,在外面总比不上在家里。
    两人总是在军中偶遇,偶尔说上几句,便又匆匆离去。
    沈剑锋在五羊城待了十日,沈琼说前方一切安排妥当,大军可继续前行。
    执枪血战八方,誓守山河多娇。
    他既为大月国子民而战,也为了她而战。
    临走那天早晨,沈剑锋来找顾梅子,他问她要不要回家?
    他提前替她安排好了随从护送,顾梅子不肯回去。
    她笑道:“我还没过好自己的日子!”
    他不再勉强,只又强塞了那块当初她还回去的玉佩给她,道:“若是想回去了,卖了还能换些路费!”
    沈剑锋的大军五更天就已经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
    生死未卜,顾梅子竟莫名有些担心他。
    罗耿在一旁看她微红的眼眶,道:“进去吧,外面风大!”
    顾梅子是个从来不愿正视自己喜欢的人。
    她突然想起自己幼时,顾爹和二娘都宠着她,宝娣是二娘的亲生女儿,可什么好东西却都摆在她面前让她先选。
    有一次的红宝石珠钗,她心里也是喜欢的,可宝娣已经求着顾二娘要那支红宝石钗子了,顾二娘推到她面前时,她便借口说自己是不喜欢的。
    朝月公主当日也是对她这样说的。
    她生的真好看,乌发蝉鬓,明眸皓齿,她说自己是公主,就算没有掏出公主金印给她看,她也是相信的。
    就像当初宝娣那种喜欢的眼神一样,她的喜欢也是真切的。
    顾梅子的喜欢从来不敢与别人的喜欢去比较,她怕比不上,她就害怕了,就逃跑了。
    今时今日她仍然还在逃,可上天偏偏又让他们再一次相遇。
    沈剑锋到金川时,远远地便看见一红衣女子正牵着马在那里等着,笑的灿烂。
    他驱马奔向前面,不是旁人,正是顾梅子。
    “我陪将军一起!”
    沈剑锋第一次拥她入怀,在三军面前,他都不愿再掩这份情。
    罗耿望着相拥的二人,笑了。
    早上那个靠在他肩上哭的稀里哗啦如孩子般的顾梅子,终于又笑了。
    是罗耿将她拉上马,带她一路飞奔来到这金川镇的。
    罗耿说,既然喜欢,哪怕只是一点点,都要尽十分的努力去试一试。
    对顾梅子来说,这个如大哥般的人说的话,像春雷一样,在她心上重击一下。
    于是毫无犹疑,她上马了,一路不停地就追到了金川城。
    沈剑锋心中虽有儿女情长,但如今大敌当前,他怕自己无暇顾及顾梅子的安全。
    此时,一根银针擦过沈剑锋的耳边,他虽然没看见那银针的样子,但他耳朵灵敏,声音却听的清楚。
    这娴熟高超的暗器,他不敢相信是站在面前的顾梅子所发。
    可事实
第(1/3)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