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君的美人

四十九 这样也好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第(1/1)页
  她微微晃了晃头,不太想多问。

  似乎看出她的想法,宁卿霜转移了话题,“身子还有不舒服的吗?”

  苏绾绾摇头,“好多了。”

  宁卿霜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“我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苏绾绾轻轻点头,等到人走完,这才拿起一旁的书。

  “云游山记,”书的壳子泛着微微的黄色,边缘却极为整齐,可见被保存的很好。

  苏绾绾翻到第一页,不自觉就靠到了床头。

  不知不觉,书看了一小半,哑巴宫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,苏绾绾这才微微抬头。

  见她端的药,不自觉抿了一下唇瓣,沉默了一下,还是端起喝了。

  苦,这是苏绾绾的第一个感觉,顿时嘴里就蔓延上了无比的苦味,苏绾绾眉头不自觉皱起,放下手中的药碗,“喝完了。”

  她感觉嘴巴都失去了知觉,一想到那个味道,浑身就不住的难受。

  午后之时,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,苏绾绾身子有些虚弱,不方便下床,屋外风渐渐大了起来。

  初秋的天气,开始渐渐冷了起来,哑巴宫女进来关上窗户,防止苏绾绾被风吹到。

  在殿内坐的久了,苏绾绾确实觉得有些沉闷,可是,她如今这幅经不起折腾的身子骨,实在是想走走都起不来。

  刚刚这样想着,喉咙就泛起痒意,她没忍住咳嗽了几声,胸口阵阵的疼。

  放下手中的书,苏绾绾有些疲惫的靠在床头,眼角泛着泪花。

  深夜的时候,大雨哗哗的落下,天空雷电交加。

  苏绾绾睡得不是很安稳,她眉头轻轻皱起,似在梦中,有无限的愁绪。

  窗外雷生轰鸣,苏绾绾从梦中惊醒,尖叫声响起,她抱起玉枕放在胸前,“谁。”

  燕修桀挑开床幔,“是朕。”

  苏绾绾抵住舌尖,将自己缩在墙角。

  燕修桀轻笑,“现在,是连陛下就省了。”

  苏绾绾哆哆嗦嗦的开口,“我,我忘了。”

  燕修桀坐在床榻,闻言笑了笑,“倒也是,是朕忘了。”

  透过黑暗,他看着将自己缩在一起的人,轻轻叹了声,“朕,该拿你怎么办。”

  苏绾绾手指微微颤抖,“夜色已深了,你,还是去歇息吧。”

  燕修桀修抓住她的脚,苏绾绾吓得不住的挣扎,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燕修桀握紧,将她往外一带,直接将人接了个满怀。

  苏绾绾僵住身子,被他环在怀中,冷然的气息传来,透着一股龙涎香,苏绾绾只觉得胸口翻涌着厌恶的情绪。

  她几乎控制不住的干呕了起来,推开燕修桀的身子,头探出床幔,反复几下,也许是夜间用的不多,即便难受的不行,依旧没有任何东西吐出来。

  燕修桀靠在床头,静静地看了一会儿,这才哑着声音问,“就这么讨厌朕,失忆了,也忘不掉。”

  苏绾绾没有回答,只是伸出手抓住床幔,轻轻吐出一口气,缓解一二。

  燕修桀莫名笑了笑,“也罢,讨厌也算是一种铭记。”

  他轻抚苏绾绾的长发,“这样也好。”

  
第(1/1)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